Friday, July 31, 2015

Solukhumbu 地区踏雪徒步 : 惊险奇妙的遇见



在珠峰南麓的索洛昆布地区 ( Solukhumbu District )行行复行行,经过 天的徒步苦旅之后,终于抵达Gorak Shep( 海拔 5,160 m ),即萨加玛塔国家公园 (Sagarmatha National Park ) 范围内,海拔最高的夏季村庄 ,并留宿一晚

可惜由于天不作美,百般无奈地先后放弃前往两个行前预设的 "重中之重" 的景点,即 EBC (海拔 5,364 m) 以及 Kala Patthar (海拔5,545 m)


按既定行程D9 沿着一路走上来的 Imja Khola 山沟,反向下撤往 Pheriche 村庄 (海拔 4,280 m 之后 D10, 将不再继续往下撤,而是从一个岔口拐出,抄捷径前往 Phortse 村庄( 海拔 3,750 m )。

然后,D11 开始 "换轨" 至另外一条热门的 Gokyo Trail 徒步路径, 沿 Dudh Koshi 山沟一路往上徒步至全线最高的夏季村庄 Gokyo 村庄(海拔 4,800 m )   




若是一切顺利的话,三天后即将遇见 Khumbu 地区最壮观的冰川 Ngozumpa Glacier,以及多达六个晶莹剔透、美丽妩媚的冰湖Gokyo Ri( 海拔 5,357m)山脊观景台,是这条路径一个预设的“重中之重”的景点

心里默默祈求老天爷眷顾,屈时恩赐一个万里晴空,容许我从这个最炫的360度观景台,游目远眺珠穆郎玛峰,以及饱览其他喜马拉雅群峰的恢弘景色念着,念着,殷切期待 .... 

老天爷却似乎完全无动于衷,吝于释出即便是些许的善意。D9 的天气,乍晴又乍阴,乍寒又乍暖。傍晚时分走进 Pheriche 村庄当儿,浓雾已弥漫山谷。



D10 一觉醒来,出乎意料地盼到了一个艳阳天。莫非多日来所遭遇的倒霉的天气已然结束?心中的阴霾也当下散去。



D10 上半天,迈着轻松的步伐行走在山径,沿途景色奇佳。群山绚丽白雪皑皑,头上蓝天白云飘飘,的确让人心花怒放。




岂料,老天爷又再度变脸。刚于半途的 Pangboche 村庄用罢午餐,漫天飞雪倏然而至,山路倾刻间已经积雪达数寸厚,变成滑溜溜、举步艰难的栈道。


如果用 "一路艰苦" 来形容之前几天的徒步感受,那么,D10 下半天的经历,就只能用 "无比惊险"外加几个惊叹号不足以勾勒
一边是目所不及的陡坡,另一边却是万丈深渊。万一稍有不慎,或是滑溜踩空,下场肯定是粉身碎骨!

一路上眼睛紧紧盯着前行的向导踩在雪地上的新鲜脚印,小心翼翼,缓缓前行。




走了大半天,居然没碰上半个人影。忽然想起 "千山鸟飞绝,万径人踪灭" 的诗句,不禁时而忧心忡忡,时而恍恍惚惚。忽而感觉犹如行走在水墨山水画中,忽而联想到千里之外中国黄山西海的严冬场景


暮然发现前方有三头无人放牧的牦牛,闲悠悠地堵住了狭窄的山径,对迎面而来的徒步客简直不理不睬。目测估计,根本没有剩余的空间可让我们闯行过去。

三头牛和两个徒步客胶著僵持了一阵子,心里不禁七上八下的。万一耗牛突然发威,硬朝我们这边冲闯过来,可怜的两个徒步客,肯定瞬间变成两粒人球,往深谷一路弹滚下去!




正在发愁之际,但闻向导发出几响怪声,口中还念念有词。如此这般,不消片刻,也不知缘何,居然将三只蛮牛成功支开去了。庆幸之余,赶紧加快脚步,继续低头赶路。




走不多远,向导突然趋近细声耳语,隐约听到他在说丛林里有 "mountain god"心里当下一怔。但见几只小动物在矮树间敏捷地移动,细看之下,原来是岩羊 "mountain goats"。感觉有点啼笑皆非,正好缓解了之前的紧张情绪。



岩羊被尼泊尔人尊称为 "Himalayan Tahr ",属于受保护的濒危动物。据向导说,岩羊的脚趾肉厚弹性好,宛若穿着橡胶雪靴,一般在 4,000 m 至 5,000 m 的高海拔山岩灵活攀登栖息,平日较少在这一带山径出没猜想可能因为连日大雪,群羊被逼下山寻找食物。



一场堪称幸运的不期而遇,反倒促使我忐忑不安起来 。 不难推想,高海拔山区的天气状况,估计不妙也 !


果然,饱受惊吓后,好不容易跨进 Phortse 村庄,迅即打听到最新的天气预测,大雪可能将持续连下几天!




事后回想,这段既惊险又奇妙的经历,如此怪异的场景,其实蕴含着丰富的创作素材,所牵引出来的灵思妙想,足够写出何止一部的推理小说 !可惜自己的文字功力,与想象力有颇大的差距。

No comments:

Post a Comment